首頁 > 大咖 > 正文
誰“殺”死了蝦米?創始人遠走泰國,曾感嘆“行業現狀荒誕到髮指”
01-07 18:30:15 來源:環球人物雜誌

圖片

高曉松曾對王皓説,如果蝦米堅持要做“小而美”,當初就不應該賣。

環球人物消息,“沒就沒了唄。”王皓看似雲淡風輕地説。

可事實是,離開蝦米音樂多年,他的微博認證依然是“蝦米音樂創始人”。

1月5日上午,蝦米音樂官方微博發佈告別信,稱將於2月5日0點停止服務。截至發稿前,這條微博點贊數已超21萬,轉發量超4.2萬,評論炸鍋,趙薇等明星也紛紛轉發表達遺憾。

圖片

不少專業人士發文:“單純看音樂和專輯單曲EP等分類,至今也是蝦米最專業。”有用户表示,願意參與眾籌或單獨買蝦米會員。

當晚,有網友翻看王皓的微博,在他一條分享音樂視頻的狀態下留言“蝦米沒了誒”,不久後得到王皓的回覆:“沒就沒了唄。”

蝦米是王皓的“親兒子”,也一度是中國用户數最多的音樂APP,對用户來説意味着品味,對獨立音樂人而言是專業和“淨土”……而截至2019年12月,蝦米音樂的月活躍用户數只有2817萬。這是什麼概念?同期的QQ音樂這一數字達到3.16億。

如今的王皓已居泰國多年,最近還在油管上開了個人頻道,背對陽光、沙灘,在屏幕前分享時事。歲月靜好的生活,似乎早已將他那些曾經馳騁音樂圈的豪情徹底磨平。針對蝦米之“死”,遠在泰國的他在回覆自媒體“摩登天空”時,倒像是終於“松”了口氣一樣:“現在好多人都在懷念,事實上,我覺得也沒什麼好懷念的。”

圖片

那麼,蝦米音樂是怎麼“死”的?王皓在其中又扮演了什麼角色?這就要回溯到上世紀90年代的杭州。

吉他手“南瓜”的小康夢

吉他手“南瓜”曾經風靡杭州音樂圈。

1997年,王皓進入浙江工業大學,專業是應用電子學。那是杭州校園音樂和本土音樂最富朝氣的時代,各高校的樂隊經常聚會切磋。王皓也組了一個樂隊,叫“黑水”,自己擔任吉他手,外號“南瓜”。

樂隊要發展,樂手要成長,需要圈子和平台。王皓開始策劃演出、辦活動,還創辦了“聲音網”論壇,這個論壇後來成為杭州演出信息發佈、音樂愛好者交流的平台。一段時間內,人們在杭州的酒吧和演出場所經常能看見王皓的身影,“南瓜”這個名字耳熟能詳。

大學畢業,王皓成了一名程序員,收入不錯。那時候淘寶還沒有興起,他想要賣樂器,便自己開了一家樂器網站,每天窩在家裏,就能收到大量郵政匯款單。有一陣子,鄰居還以為他搞非法傳銷,甚至向有關部門舉報,鬧出了笑話。

圖片

 ·靠一把吉他“出道”的王皓。

2003年,王皓進入阿里巴巴工作,先後擔任過資深程序員和需求分析師,前途光明。

可幹了四年,他的音樂夢想又開始蠢蠢欲動。他知道自己創作天賦不高,但善於搞策劃,發動大家玩音樂、享受音樂。音樂人的困頓他也一清二楚。彼時,在傳統音樂產業中,音樂人的生存方式不是靠音樂賺錢,而是要靠廣告代言等。其他工種諸如錄音師、製作人以及編曲要存活就更加困難。好的歌曲越來越少,會唱歌的人也越來越少。後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,王皓曾説,自己心中有一個音樂烏托邦:二、三線音樂人都能過上有錢的生活,三、四線音樂人至少也能保證小康。

懷揣着一份美好向往,2007年,王皓和幾名同事辭職,創建了蝦米音樂分享社區。第二年,蝦米網正式成立。創始成員僅6個人,有音樂人,有程序員,兼顧內容和框架。

蝦米音樂最初的很多設計都是王皓在主導,比如,歌曲要按照專輯裏的順序排列,而不是按智能順序或播放熱度;播放界面該顯示歌曲的演唱者,而不是“羣星”……

在小眾音樂粉絲眼中,王皓的這一系列設計是“反智能的”——蝦米的一些功能並不是按照大數據設定,而更傾向推薦小眾音樂。

王皓的邏輯很簡單。比如,根據統計,90%的用户都喜歡王菲,那就沒必要再去推薦王菲,相反,那些大家所不知道的10%,才是需要給用户着重推薦的。另外,他認為,算法也會導致推薦類型固定,反而不利於人們欣賞音樂。

於是,在蝦米的曲庫裏,獨立音樂人的歌曲每天被收聽的比例一度高達11%。後來(尤其是被阿里收購後),蝦米通過一系列計劃和活動扶持了一羣小眾音樂人,其中就不乏好妹妹樂隊、程璧、金玟岐、逃跑計劃、痛仰、旅行團等,他們也因此被聽眾所熟知,進而一舉成名。

圖片

·蝦米音樂2015年發起的尋光計劃,培養出了日後足以改變獨立音樂界的一羣人。

危機時刻阿里“救火”

國內在線付費音樂領域內,王皓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。

創辦蝦米之初,王皓堅持培養用户付費下載音樂的習慣,但當時在線音樂盜版侵權問題嚴重,用户的付費習慣難以養成。隨後蝦米轉型,允許用户上傳音樂資源,但也同時保留了付費下載的服務。

然而,因為這些音樂資源沒有得到版權方的許可,蝦米的模式被音樂人抵制。2010年,李志、周雲蓬聯合十幾位民謠歌手共同發佈“抵制蝦米聲明”,認為蝦米允許用户上傳他們的作品,還進行收費下載,嚴重影響唱片銷量。

王皓面臨着創業以來的第一個大坎兒:一邊是還不那麼情願付費的用户,另一邊則是高額的版權費用。公司經營一度陷入窘境。

圖片

老東家阿里此時拋出的橄欖枝,讓王皓看到另闢蹊徑的機會。

馬雲找到王皓,談了自己對藝人發展的看法,還回憶起此前造訪華誼時觀察到的現象:新演員有什麼收益,個人拿小頭,公司拿大頭,等演員紅了,比例倒置。馬雲覺得這個模式不對:“當他還是新人時最需要用錢,你去分他的錢,他覺得你在搶他,覺得公司很黑心;等他出名了,你分他多一點少一點,他也沒那麼在意了。”

這番話讓王皓深受啓發,他希望幫那些籍籍無名卻才華出眾的音樂人找到生存之道,希望幫他們打造出幾千個粉絲養活一個音樂人的世界。而當時互聯網行業發展迅速,若有資本可以幫助音樂人靠音樂存活甚至盈利,那整個產業或許能獲得新生。

一拍即合,2013年,蝦米音樂被阿里巴巴收購,成為“阿里系”。

王皓曾開玩笑,進入阿里大家族後,蝦米網有時就像“阿里文工團”,公司需要演出都來找蝦米。這自然是句玩笑話,彼時的王皓很清楚,阿里給了蝦米巨大的資本支持,這是任誰都不可否認的。

圖片

站上鄙視鏈的最頂端

在阿里的扶持下,2014年,蝦米音樂斥3000萬元巨資買下了《中國好聲音》第三季的獨家音樂版權。那幾年,《中國好聲音》是最熱門的音樂節目之一,街頭巷尾都播放着學員歌曲,張碧晨的《後會無期》、陳冰的《盛夏光年》、劉明湘的《漂洋過海來看你》的走紅都離不開這檔節目。

每一期 “好聲音”歌手演唱完之後,音樂立即在蝦米同步上架。用户可以一邊下載,一邊進行實時互動。借“好聲音”的東風,蝦米用户數和下載量迅速攀升。蝦米音樂上“好聲音”學員總體試聽量一度達到3.39億,為其他音樂平台所望塵莫及。

在音樂平台一直流行的“鄙視鏈”中,蝦米音樂因為其文藝範的調性,大多數時間都處於頂端遙遙領先的位置。

蝦米APP在2014年底發佈的最新4.0版本中,推出了省流量模式和24小時音樂收聽情景模式。如今用户在各個音樂平台都熱衷選擇的情景模式,比如“傷感情歌”“學習ing”“助眠音樂”“當我跑步時聽什麼”等,其實是蝦米早幾年就玩剩下的了。

圖片

 ·網上廣為流傳的音樂平台鄙視鏈。

獨立音樂人很難“存活”,這是共識,因為受眾有限。然而,在阿里的幫助下,王皓真的打造出了小眾音樂圈的粉絲經濟。

2014年5月,蝦米音樂人石進在上海舉辦“夜的鋼琴曲”演奏會,由石進簽約的天貓商家提供商業贊助,音樂人獲得全額收益。此前,一些淘寶店鋪也和蝦米音樂人合作推出周邊,還在產品外包裝印有蝦米音樂APP二維碼,被稱為“音樂營銷”。

蝦米的資金支持有了保障,受眾方面也幾乎不用愁。

王皓曾經的辦公室在阿里巴巴西溪園區,工位在一個小角落,辦公區有一個為蝦米音樂搭建的場景。那時,他常關注蝦米數據,驚喜地發現,蝦米用户每月消費額是普通淘寶用户的4倍左右,受眾教育層次和收入都較高,更願意花錢。

《中國新聞週刊》曾報道,蝦米音樂用户每月使用該APP時長一度超過300分鐘以上,位居行業第一,超過網易雲音樂、QQ音樂、全民K歌等音樂APP。彼時的蝦米儼然成為中國最大的在線音樂社區。

就在2015年,蝦米又打了一場勝仗。當年7月,國家版權局發佈了《關於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》,要求音樂平台等下線無版權音樂作品。這一年也被稱為“中國數字音樂元年”。

在眾多音樂平台遭受重創的時候,背靠阿里這棵大樹的蝦米乘勝出擊,爭取到了與滾石音樂、華研國際、寰亞唱片等多家知名唱片公司合作的機會,拿下了一大批樂壇天王天后的獨家版權。五月天、S.H.E、張震嶽、李宗盛、梁靜茹等人的歌曲進駐蝦米平台,收買了一大批“80後”“90後”粉絲的芳心。

蝦米在音樂界做得風生水起,金主爸爸阿里似乎成了最大恩人。王皓也曾公開表示,當年若是不賣,蝦米就死了。

但音樂人的烏托邦真的就此到來了?斷言可能還為時過早。

圖片

·蝦米音樂曾為馬雲發行專輯《2017雲棲·蝦米音樂節—馬老師特輯》。

“行業現狀荒誕到令人髮指”

《環球人物》記者隨機採訪了15名曾使用或依然在使用蝦米音樂的用户,所有受訪人均提到的一個感受就是:2015、2016那兩年,蝦米好像變了。

一名用户這樣告訴記者:“感覺不好用了,就是很多歌曲成了‘灰色’,點不開了。音樂APP就算設計得再好看,再有範兒,首要的還是有歌可聽,對吧?老實説,有陣子,我挺嫌棄QQ音樂的,但後來發現它的歌曲越來越多,有的還只能在那上面聽,蝦米就用得越來越少,後來乾脆卸載了。”

那這兩年發生了什麼?

2015年,蝦米音樂和天天動聽合併為阿里音樂,高曉松加盟任董事長,宋柯擔任CEO。兩人對阿里音樂以及音樂市場的判斷頗為一致:阿里音樂不再是做音樂播放器的公司。

其實早在蝦米音樂被阿里收購之前,王皓和高曉松就已認識。王皓記得,高曉松曾對他説過,在美國,一個人的天分如果能達到70分,那意味着他能在這個行業裏過上小康生活,但在中國不行。在中國你要過上那種生活,大概需要超過95%以上的人。而剩下的那撥人只能是炮灰。

或許正是這種生存危機感,讓高曉松決定將音樂產品更加全面地浸入資本市場。他想要做中國最大的泛娛樂交易平台,也就是構建藝人、用户之間的商務平台,囊括了音樂播放器、粉絲社交、直播等眾多功能,試圖貫穿整個音樂產業鏈。很快,天天動聽被改版為“阿里星球”。

圖片

·阿里星球發佈會現場,從左至右依次為何炅、高曉松、宋柯。

不過,強扭的瓜不甜。首先,強行改版使得天天動聽深耕數年積累下的用户大量流失,阿里音樂的整體市場份額下降,隨之影響了蝦米音樂的用户量。

其次,高曉松將主要精力投放在阿里星球,忽視了蝦米音樂的運營和維護。蝦米能收到的資金和資源越來越少,最後淪為“播放器”般的存在。

有員工回憶,2019年,蝦米的人就不斷被調到其他項目,優先級甚至不如一個在線K歌產品。

用户少了,版權方更不願意與之合作了,蝦米音樂逐漸淪為邊緣角色。

2016年1月的一個晚上,王皓在朋友圈這樣説道:“現在行業現狀已經荒誕到令人髮指。有些行業註定要死去,我乾脆等他涅槃好了。”那時,他已離開蝦米,加盟阿里旗下的釘釘團隊。年底,王皓曾短暫迴歸蝦米,但並沒堅持多久,便遠走東南亞,如今長居泰國。

 圖片

蝦米音樂停止服務,用户在蝦米音樂創建的歌單、聽歌記錄、個人信息、好友關係、付費會員權益、蝦幣、數字專輯都將無法查看和使用。蝦米音樂只能建議用户,在平台停止服務前將歌單導出至其他音樂平台繼續使用。

數年前,高曉松曾與王皓長談:“(產業)大規模做起來的時候,當然會犧牲小而美。任何一個小而美的東西,當決定賣給BAT的時候,你其實就想好了的。小而美就應該永遠不賣。”

如今回看,王皓當初的選擇自有其苦衷所在,但最終讓這隻蝦米走上絕路的,可能是一場“謀殺”,也可能是“自殺”。

原標題:誰“殺”死了那隻蝦米?創始人遠走泰國,曾感嘆“行業現狀荒誕到令人髮指”

【大陸集運】上游新聞客户端未標有“來源:上游新聞-重慶晨報”或“上游新聞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與上游新聞聯繫。

舉報
  • 頭條
  • 重慶
  • 悦讀
  • 人物
  • 財富
點擊進入頻道

本週熱榜

汽車

教育

美家

樓市

視頻

舉報內容
低俗色情 廣告 標題黨 內容重複 有錯別字 排版錯誤 侵權
獲取驗證碼
請先完成短信驗證
取消
確定